藝術90後生存現狀:誰來為他們的藝術買單

匡威誕生於1908年。創辦以來Converse堅持品牌的獨立性設計,不追隨。最初只生產“橡膠鞋”,但很快就開始做網球和籃球鞋。匡威全球總部正式落地美國波士頓。集復古、流行、環保於一身的Converse 帆布鞋,是美國文化的精神象徵,以其隨心所欲,自由自在沒有約束的穿著形態,更成為追求自我時尚的青年人的忠實拍擋。在中國市場,現在上市的最引以為傲得三大經典有Chuck Taylor All Star(全明星經典帆布鞋)、Jack Purcell(開口笑)、Cons(滑板運動鞋)三大系列。

來源:雅昌藝術網 藝術傢王晨睿(1991年)與可口可樂品牌展開的合作 ART021藝術總監周穎最近聽說瞭一件事,一位90年的女孩兒實施瞭一個“藝術飛行”的項目。她包瞭一輛飛機邀請很

來源:雅昌藝術網

藝術傢王晨睿(1991年)與可口可樂品牌展開的合作

ART021藝術總監周穎最近聽說瞭一件事,一位90年的女孩兒實施瞭一個“藝術飛行”的項目。她包瞭一輛飛機邀請很多人跟她一起從紐約飛去邁阿密看巴塞爾。這樣的新聞,在90後一代中似乎不足為奇。

90後一代藝術傢,面臨的市場環境是更加艱難的,他們沒有趕上市場繁榮期,不僅難以靠賣畫累積財富,連養活自己都難。但奇怪的是,90後看起來似乎並不差錢,活得一身瀟灑。究竟他們是怎樣的生活狀態,靠什麼維持生計,誰會為他們的藝術創作買單?在對90後生存狀態的探討中,我們試圖理解90後的更多特質。

王晨睿INSTINCT FESTIVAL(全球電子音樂組織)創作現場大型空間塗鴉作品

“斜杠一代”

Tabula Rasa畫廊年輕的創始人劉亦源,傾向於用“斜杠一代”來形容如今的90後。所謂“斜杠一代”,即指一個人具有多重身份,每個身份之間用一道道斜杠區分。在90後藝術傢中,很多人在做藝術的同時,還身兼多職。有的可能在大學教書,有的可能在酒吧打工,有的做一些自己的品牌,還有的可能自身就是一位網紅。。。。。。

91年出生的藝術傢王晨睿,某種程度上,就是一位“斜杠青年”。2014年畢業以來,他不僅舉辦瞭2次個展,近10場個人藝術項目,同時與多個品牌Converse 後背包 黑白及Converse、百事、可口可樂以及COART藝術現場(大理)、全球電子音樂組織、中國公益發展組織等進行瞭10餘場跨界合作,最近在計劃創作屬於自己的IP形象。很難說哪一項是他的主營業務,但每一項也都與他的創作有關。

“時尚潮人”藝術傢龔旭(1986年)

今年6月在蜂巢當代藝術中心舉辦個展的藝術傢龔旭,不僅是一個獨立的創作者,也是“魔都龍王”潮流玩具品牌的創始人,本人更是一個時尚潮人。與王晨睿不同的是,他的創作,和他經營的潮流品牌,很難聯系在一起。他的作品會借鑒傳統古畫,或與《聖經》中的內容有關;而他做的潮流品牌,卻是時下流行的爆品。不僅親自創立品牌,公司的產品也由他本人親自設計。當被問到:藝術傢、設計師、品牌主理人,多重身份之下如何定義自己時?他回答到:“我就是做自己。其實可以輕松一點,但總感覺還有些能量可以用。”

龔旭 《雲龍圖》 2018 佈面丙烯 180×100cm

除瞭具有多重身份,在創作之外,越來越多人開始具備“網紅”特質,成為這個時代獨特的一個身份。他們中很多人運用社交媒體,有意識地培養起瞭一批屬於自己“粉絲群體”,在微博、豆瓣、甚至國外的Instagram、Twitter上擁有成千上萬,甚至百萬級別的粉絲。

“網紅”藝術傢阿馬利婭·烏爾曼(1989年)在金杜藝術中心展覽新聞發佈會現場

在這一點上,國外表現的似乎要明顯一些。今年在中國舉辦個展的阿馬利婭·烏爾曼,1989年生於阿根廷,在西班牙長大,隨後在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學習藝術,現生活工作於洛杉磯。烏爾曼的作品最初為人所熟悉,是通過在社交媒體Instagram上扮演瞭不同身份的虛擬女性角色,其幽默的演繹,令其收獲瞭十五萬人的關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網紅”。除瞭視頻、雕塑和裝置作品,她的實踐包含瞭使用社交媒體、雜志攝影、采訪、自我推銷和品牌代言作為工具,為虛構的敘事體小說創造素材等。

阿馬利婭·烏爾曼作品“優越”系列作品
創作於2014年的《卓越與完美》是烏爾曼的成名作

“愛折騰的90後!”聽起來像句廣告語,這恐怕是這代人的共性。成長環境的變化,從小接觸的各種興趣、愛好,都成為他們後來變成“斜杠青年”的理由,對他們而言,這不僅不是不光彩之事,反而是讓每個人引以為傲的資本。

很難說,什麼是年輕一代藝術傢的主營業務。“青年100”執行總監彭瑋談到:“60、70後,甚至包括80後,在做某件事情的專註度上,花費的時間、精力明顯是要高於90後的,他們更傾向於靠藝術來養活自己,這樣才能夠稱之為藝術傢,或者說他們更喜歡自己是一個全職藝術傢的狀態。而90後,並沒有那麼在乎這一點。他們的機會更多,面臨的選擇更多,意識也在不斷改變。”

郭城作品展覽現場

他們靠什麼生活?

正如上文提及的,在國外,很多年輕的藝術傢都是這樣的“斜杠青年”。海外生活的經歷給90後提供瞭相應的參考。這使得他們做藝術時,更加從容。

1988年出生的郭城,英國皇傢藝術學院畢業後,在大學實驗室待過,教過書,也在藝術機構工作過。2017年,他前往阿姆斯特丹市參加瞭一個藝術項目,這是他開啟藝術道路的第一件作品。這期間,郭城去見瞭一位在鹿特丹的藝術傢朋友,這位朋友平時是做裝置的,他告訴郭城,剛在阿姆斯特丹呆瞭十天,給當地小學裝3D眼鏡,把兩個月的錢賺夠瞭,接著做作品。開始做藝術的郭城,也是這樣計劃的:“我的作品創作周期比較長,跟畫廊的合作難度會大一些,所以我還做其他的工作。”

在與青年藝術傢打交道的過程中,彭瑋常聽他們說的一句話是:“如果我靠賣畫維持我的生計,早就餓死瞭。”

這一代年輕人,比他們上一代人面臨的經濟環境,競爭壓力要大得多。星空間創始人,70後畫廊主房方談到:“在我們藝術市場發展過程中,和我同一代的70後藝術傢,正好是趕上市場興起的第一代,有大量的藝術傢一畢業就開始和畫廊合作,賣作品。十多年過去瞭,90後這代人正在一個蕭條的時代。”

就客觀環境而言, 90後一代應該是很慘的,但讓彭瑋意外的是:“很多年輕人是很能活的,而且比起上一代人,他們顯得更瀟灑,每個人都有著多種多樣維持生計的方式。”——“斜杠青年”,解釋瞭這代人能活的理由。

王晨睿的電子肖像繪畫作品

上文提及的王晨睿,目前主要的收入就源於他跟品牌的合作。這是一次偶然的經歷:2014年,他和女朋友去泰國,一邊旅行,一邊給途中覺得有緣的人畫肖像,並當作禮物。還擺瞭兩天地攤,“當時就是好玩,一邊畫一邊賣,畫瞭幾百張還賺瞭些錢。”女朋友將他畫的幾張肖像畫發在她有幾千人客戶的微信朋友圈,客戶中有的是做公關的,結果他們一回重慶就有人找上來,便開始瞭第一次商業合作,在那次活動中王晨睿還把畫賣給瞭邏輯思維的羅振宇。

自此之後,他開始瞭藝術與商業之間的跨界合作,多的時候一個月要接幾場活動,少的時候兩個月一場,許多大的品牌都找到他,這成瞭他主要的收入來源。

我們關註的藝術傢中,大部分的人在畢業後都成瞭“斜杠青年”,在創作之外,兼職另外一份工作,大多與藝術相關,當老師是其中首選;也有不少人依靠申請駐留項目繼續創作;另外,藝術獎項,也為許多人走出校門提供瞭第一筆資金,以及工作室上的支持。

藝術傢劉斯博(1989年)與他的作品及衍生品滑板

1989年出生於石傢莊,生活在重慶的劉斯博,去年剛結束瞭在川美油畫系近8年的學習生涯,他的生活代表瞭大部分90後當下的狀態。畢業後,他一邊做作品,參加展覽,一邊在美院外聘上設計基礎、觀念攝影的課程,維持基本開銷。

這樣的生存現實,讓90後在面對自己的職業化之路時,一方面不得不降低個人的期望,另一方面也幫助他們調整心態,更為從容。無論消極還是積極,大傢都非常清楚的一點是:隻能拿好的作品出來說話。生於1990年的劉亞洲,2017年剛剛從中央美術學院(微博)雕塑系研究生畢業。作品在木木美術館、楊畫廊都展出過,但他並不著急賣作品,或找畫廊簽約:“我把作品的歸宿當做嚴肅的事,不隻是錢的問題,好的藏傢和好的藝術傢其實是在做同一件事。出好作品,是當務之急,而不是賣作品。”

胡佳藝作品《冰刀》

誰來為他們買單?

在雅昌藝術網關註到的90後藝術傢中,90%左右的人,畢業或在校時,已經舉辦過展覽。這其中,約60%的人是在國內目前較活躍的畫廊舉辦個展,比如張月薇(長征空間),茅昊楠(香格納畫廊),孫一鈿(BANK畫廊),肖海生(華藝廊)等,還有約20%的人是在國外留學時舉辦瞭首次展覽。其他的則主要是通過藝術獎項,或駐留項目開啟他們的藝術之旅。

肖海生(1988年)華藝廊個展“我的問題不在於讀書不多而想的太多”展覽現場
孫一鈿(1991年)BANK畫廊個展現場

當然,他們都屬於幸運兒,這些展覽機會為他們的職業之路做瞭很好的鋪墊。但舉辦展覽是一回事,誰會這些年輕人買單?在畫廊主房方看來:“目前我們所面對的收藏群體,基數很小,對一個年輕藝術傢的支付意願還很低。這種時候,需要的是打開收藏的面,所以一位年輕藝術傢,即使非常優秀,關鍵的一點是,開始時不能定太高的價格,否則未來幾十年的路,很難循環下去。”

胡佳藝(1993年)作品:《冰刀》2014/9 中國重慶 在兩塊重疊的鋼化玻璃上滑冰不斷摔倒精疲力盡 單視頻影像有聲彩色,6分01 秒循環

房方所談到的,正是很多人選擇購買、投資年輕人的重要原因。已經持續舉辦8年的“青年100”,在青年藝術傢推廣上打開瞭一個局面。彭瑋談到:“我們做瞭八年之後,最大的一個變化是:前兩年,圈內的人都是觀望的態度,逐漸地,他們從觀望變成瞭參與者。”今年剛剛從四川美術學院研究生畢業的胡佳藝,2014年羅中立獎學金獲獎作品《冰刀》就出現在瞭此次“青年100”上,這件作品被她的朋友收藏。

博而勵畫廊在2018年ART021藝博會上帶來王加加個展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與胡佳藝的情況相似,許多90後藝術傢,他們的第一批藏傢很可能就是身邊的朋友,或老師的引薦。這是藝術傢的第一批“粉絲”,他們最瞭解藝術傢,也最能理解藝術傢的作品。在今年ART021上,博而勵畫廊呈現瞭王加加的個展,作品幾乎一售而空,這其中許多就是被王加加全球各地的好朋友們買走的。

但對一個藝術傢而言,要走上職業化道路,是需要有自己專業收藏群體的。找到畫廊機構,持續推廣,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但值得註意的是,在90後一代中,“網紅”特質幫他們累積瞭足夠的關註度,這是藝術傢最早的“粉絲群”,以及未來的“收藏群”。

玉蘭堂經營的藝術傢孫瑩就是他們在網上發現的,在還沒有跟畫廊合作之前,藝術傢就已經在豆瓣上很紅瞭,她插畫風格的作品,很受文藝青年歡迎,而那時藝術圈還沒有人知道她。每次畫廊舉辦孫瑩個展,都會有很多她的粉絲慕名而來。在畫廊代理藝術傢的這些年中,其作品價格一直在穩步且快速地上升,這與其背後龐大的粉絲及收藏群體直接相關。

著名的“網紅”藝術傢的作品《葛宇路》

善於利用互聯網,社交媒體,也許是屬於這個群體獨有的特質。比如90年出生的葛宇路便是其中最為知名的“網紅”。對90後藝術傢而言,自媒體與互聯網,有些時候,不僅是他們創作滋生的土壤,也成為他們成名的有效途徑。當局面被打開,接下來的道路就會好走很多。

當然,比起“網紅”藝術傢,更多的90後一代,仍然沿著前輩的足跡,在職業之路上踏實前行。也許,和上幾代稍有不同的,是越來越多的90後開始意識到,雖然市場環境不利,但時代帶來的不僅僅隻有壓力,也有機會。未來的發展,每個人應該依靠的,不僅僅是一個好的市場環境,更應該是主動參與其中的自己。

Converse台灣官網(www.converse-taiwan.com/)正式推出2018秋冬系列,歡迎大家進站選購,新款享用9折起,每逢週末全場9折起,滿額2000即可免運,活動多多,福利多多,喜歡的朋友們千萬別錯過了機會哦,希望大家每天都有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