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IWC萬國手錶

外焦裡嫩,不,是裡騷外嫩

iwc 小王子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 台灣 IWC萬國 FK錶熱賣網,我們將全新 IWC萬國 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各位還記不記得,我們不久前曾經為大傢帶來過一臺奔馳CLS Shootingbrake?這款車型將Coupe元素融合進旅行車的外觀設計從上市之初就贏得瞭不少人的喜愛,經過改裝之後更是能將旅行車的

各位還記不記得,我們不久前曾經為大傢帶來過一臺奔馳CLS Shootingbrake?這款車型將Coupe元素融合進旅行車的外觀設計從上市之初就贏得瞭不少人的喜愛,經過改裝之後更是能將旅行車的顏值發揮到極致。今天我們就又為大傢帶來瞭另一臺CLS Shootingbrake。

與之前那臺比較低調的灰色Shootingbrake相比,這臺車的顏色可以說非常博人眼球。不得不說,綠色的車漆其實非常難以駕馭,車主夏宇為愛車選擇這個顏色也需要一定的勇氣,不過好在最終的作品看起來效果出乎意料地好。

iAcro:最開始是因為什麼選擇玩車的?

夏宇:因為之前有幸結識瞭一位改裝圈大王@李宜澤_zak(李老板),帶我走進瞭姿態這個圈子。

iAcro:為什麼選擇瞭玩姿態這條路?

夏宇:隨著接觸到的姿態大王增多加上感覺自己比較適合姿態這條路(另外上面說的李老板我倆的車一模一樣,也好有個借鑒,少走些彎路)。

iAcro:買這臺車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夏宇:當時其實比較中意的是S7,可惜因為北京某傢4S店態度實在惡劣,所以最終選擇瞭這個CLS shootingbrake。

iAcro:為什麼選擇瞭綠色這個比較小眾的顏色?

夏宇:我車原來的顏色是流沙金,因為比較受各位CLS車友喜愛所以出現瞭幾臺一模一樣的,沒有辦法不想太大眾化隻能換掉,這個綠色是根據AMG GTR的紐北綠調整出來的。

iAcro:改裝和用車過程中,有過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

夏宇:其實印象深刻的事情還挺多的,這輛車陪我走過很多路,結婚、生子。這車在我心裡就跟孩子一樣,一點一點完美!

iAcro:這臺車接下來的改裝計劃是什麼樣的?

夏宇:暫時保持現狀不想動瞭,估計以後會考慮移植發動機,把他變成國內唯一的一臺CLS63 Shootingbrake。

iAcro:下一個目標是什麼車?為什麼?

夏宇:下一輛車我會選擇兩門豪華GT,八缸、雙門跑車、四驅、豪華、舒適,這就是我想要的下一輛車。例如奔馳S63coupe、賓利歐陸GT等。

iAcro:改裝和玩車過程中遇到過的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怎麼克服的?

夏宇:遇到最大的困難應該就是氣動吧,因為沒有專門給shootingbrake出的氣動避震,所以一開始選擇用絞牙改,但是用著總感覺差點事結果狠下心去年5月份開始畫圖訂做中間試裝兩次都不完美一直到7月底,才算搞定!

從圖片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夏宇的這臺CLS Shootingbrake不光在大面上下功夫,細節也非常講究,剎車卡鉗甚至氣動控制面板的背光都采用瞭與車身呼應的綠色。與惹眼外觀相反,車內可謂相當悶騷,碳纖維的裝飾面板,AMG三幅方向盤,B&O音響,都是內飾中的點睛之筆。不過這些還不是最騷的,眼尖的看官也許已經發現瞭,中控臺上的原廠石英鐘已經被著名鐘表品牌iwc 台北萬國的產品所取代,這大概就叫低調奢華瞭吧。也就是這些細節的追求,才讓這臺CLS與眾不同,成為所謂精品。

更多美圖: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iwc 葡萄牙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IWC萬國 FK錶熱賣網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TZ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iwctaiwan.com/

“愛禿禿吧”,這茬90後從頭放棄抵抗

iwc 小王子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 台灣 IWC萬國 FK錶熱賣網,我們將全新 IWC萬國 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10%公司派發上市公司變革紅利 能見度能源行業最具穿透力的思想 地產界地產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兒 財經上下遊跨界找尋市場常識 金改實驗室金融創新靈感集散地 牛市點線面簡單專業
10%公司派發上市公司變革紅利
能見度能源行業最具穿透力的思想
地產界地產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兒
財經上下遊跨界找尋市場常識
金改實驗室金融創新靈感集散地
牛市點線面簡單專業時尚的財富平臺
科技湃讓我們走近科學
澎湃商學院品牌課外書,生活經濟學
自貿區連線自貿區第一信息和服務平臺
進博會在線走進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他照常抓洗頭發,發現抓下好多發絲,“水面上漂著一層,密密麻麻的。”他一度以為自己得瞭絕癥,每次洗頭發都仔細檢查掉發量,“都在一百根以上”。他慌張地去醫院做瞭檢查。醫生告訴他,沒有絕癥,就是脫發開始瞭。
禿頂的烏雲盤旋在年輕人的頭頂。一份醫美白皮書的數據顯示,在植發群體中,80、90後占到67%。“焦慮的事情比較多,用頭發換成長。”
撰文 | 袁琳 攝影 | 趙赫廷 編輯 | 金四
非常禿然
幾乎是懷著踏實的心情,楊茂從理發店走出來,手裡拿著一瓶藍色液體。這是他剛剛在Tony的力薦下買的,花瞭600元,隻有250ml,據說是法國進口,專用於頭皮清理。
“我幫你看一下你的頭皮。”給楊茂剪發過程中,Tony突然說。他拿來一個儀器,兩手扒開他稀疏的頭發湊近看,“哎呀,你這個毛囊,一個毛囊隻長一根頭發瞭,頭發茂密的人都長兩三根的”。
楊茂感到內心被準確地一擊,脫發的羞恥感和困擾多時的焦慮直竄腦門。Tony接著說:“你這個要做頭皮護理的,傢裡有頭皮護理液嗎?”楊茂搖搖頭,Tony順勢拿出小藍瓶。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楊茂當即就掏瞭錢,在這之前,他用的洗發水從沒超過100元。
事後他自己覺得不可思議。“我以前就是做銷售的,多麼精明的一個人,從來不陷入消費陷阱。”但脫發讓他恐慌,任何方法都想試一試,他當然知道這瓶洗發水可能沒用。“但是洗著爽,感覺你對一件事情有瞭抓手,不至於太無能為力。”他說。
楊茂長得精瘦,頭發向上梳起露出腦門,初識他的人很難把他和“禿頭”兩個字聯系在一起,仔細端詳才會發現,他的左上角的發際線比右上角的高,兩邊不對稱,顯得左邊腦門更大,頭頂的頭發也比周圍更稀疏一些。“它從一邊開始禿,然後變成羊角形。”他解釋。
楊茂26歲,明顯感覺到脫發嚴重是從兩年前加入一傢位於西二旗的科技公司做運營開始。“工作多加班多,頭發瘋狂地掉。”他看見鏡子裡自己發際線不斷往後退,速度越來越快。“再掉兩年的話應該要變成五阿哥的頭型,真的禿瞭我要去跳樓。”對自己的調侃裡藏不住的害怕。
一份醫美白皮書的數據顯示,在植發群體中,80、90後占到67%。關於脫發的段子以調侃的方式在年輕人的朋友圈飛速傳播:“掉頭發是因為你太久沒對象,你的頭發自認為你出傢瞭,所以開始脫落。”“有時候還挺羨慕殺馬特的,畢竟現在的發量沒有那時候的一半瞭。”“我在秋天掉的頭發,足夠在冬天織一條毛褲。”
△ 每傢每戶經常上演的一幕幕 圖片 | 視覺中國
王錚明顯感覺到,現代人脫發越來越低齡化。他的脫發屬於雄激素性脫發,也就是通俗所說的遺傳,他看過一張自己跟父親的合影,當時父親30歲,頭發還很濃密,進入中年才開始出現脫發現象。
去年9月,剛從大學畢業幾個月的王錚才22歲,毫無預料地進入瞭脫發的旺盛期。噩兆始於一次淋浴,他照常抓洗頭發,發現抓下好多發絲,便走到水池邊沖洗,“水面上漂著一層,密密麻麻的”。
王錚一度以為自己得瞭絕癥,每次洗頭發都仔細檢查掉發量,“都在一百根以上”。他慌張地去醫院做瞭檢查,醫生告訴他,沒有絕癥,就是脫發開始瞭。他知道自己早晚有這一天,但沒想到來得這樣早,他的表哥、叔叔都是在28歲之後才開始脫的。
搜索知乎、論壇上的脫發話題成為王錚業餘最大愛好,內服外敷的藥全都被他買回來,為瞭方便抹藥,去年10月,王錚索性把頭發剃光瞭。他加入瞭好幾個脫發互助微信群,大傢在群裡分享治脫良方,治療成果,王錚本以為自己是年齡最小的,讓他驚訝的是,群裡有個1998年的小夥子,比自己還嚴重。
脫發的烏雲不僅僅盤旋在男性頭頂。陳默27歲,在一傢互聯網公司上班。某一次她出差,透過酒店的化妝鏡看到自己的頭頂有一塊硬幣狀的空白,聯想到朋友圈頻繁出現的脫發段子,感到一陣恐慌。她拍瞭一張照片發在朋友圈,數十條留言高度相似:有治脫良方別忘分享。
有朋友順勢拉瞭個防脫發群,取名“年紀輕輕就禿瞭”,人數很快就超過15人。陳默感到一陣心酸的安慰,原來在脫發困擾這條路上,她不是一個人。
“用頭發換成長”
楊茂就住在離公司一公裡的地方。讓他覺得最幸福的點是,方便隨時回去加班。他幾乎沒有在十點以前回過傢。楊茂自我調侃說,每次做項目就要掉一輪頭發。“焦慮的事情比較多,用頭發換成長。”
10月的一天,楊茂起床後,突然覺得腰疼得厲害,聯想到朋友圈時不時出現的“XX互聯網人加班猝死”,一陣心驚,懷疑自己得瞭絕癥。他四處搜“養生”儀器,打算買一塊運動iwc 大飛行員,還挑選瞭一個每隔兩個小時就提醒他喝水的智能杯子。△ 夜晚,寫字樓裡的燈光和加班的身影 圖片 | 視覺中國
在網上查瞭一番後,他發瞭一條朋友圈:“突然很惜命……想做個全身大通透檢查”,隨即預約瞭一個5000元體檢套餐,最全面的那種。
這次恐慌最終被證實是一次烏龍,疼痛的來源不過是一次久違的健身。但對於生活狀態以及健康的擔憂,卻透過這件小事顯形瞭。
王錚曾仔細地想過,為什麼自己脫發比傢裡人提前多年,最後他得出的結論是:“可能那段時間剛參加工作,壓力比較大吧。”去年7月,王錚從天津一所普通大學畢業,成為北京一傢互聯網公司的產品經理。畢業時,他曾鼓動同班好友一起來京闖蕩,好友們都說:“北京壓力太大,不去不去。”
脫發的病因有很多種,除瞭最為常見的遺傳外,治療脫發的吳醫生表示,熬夜、飲食習慣和工作壓力是脫發的重要原因。
最新出爐的《2018中國睡眠報告》顯示,90後的睡眠質量有62.9%處在“煩躁區”和“苦澀區”,12.2%睡在不眠區。互聯網最發達的北京和深圳兩個城市,前者是起床最早的城市,後者是睡得最晚的城市。睡眠最少的十大職業裡,程序員排第二,第一是網約車司機。
有多少種生活,就有多少種煩惱。高速的工作節奏和沉重的生活壓力裹挾著年輕人,身體以頭發為出口叫囂著不滿。比脫發更讓人焦慮的,是焦慮本身。
唐一梅晚上睡覺的時候,總覺得耳朵嗡嗡地想,她問老公:“怎麼辦,我耳朵裡好像住瞭個蟲子。”唐一梅在一傢互聯網公司做運營,三四年開始發現自己兩鬢出現兩處不再生長頭發的缺口,某次照相,閃光燈閃過她的頭頂,照出一團亮眼的空白頭皮,她從此對頭發耿耿於懷,覺得很自卑,辦過3000元的頭皮護理套餐,也買過各種防脫生發產品。
“我是焦慮型人格,脾氣很急,遇到事馬上就想解決。”但生活帶給她更多的是無力感。她說不清到底是人生的哪一部分最讓她焦慮,工作,婚姻,還是生活?所有的部分攪拌在一起,組成一個模糊的感受:“總結三個字就是不如意”。
李鐵覺得自己的衰老是伴隨脫發開始的,時間節點是進入工作,“一工作就全都不一樣瞭,”他說。他才26歲,在一傢互聯網公司做HR,平日總是念叨自己“老瞭老瞭”,這種心態已經持續瞭快五年。
剛開始脫發的一兩年,他也曾瘋狂地焦慮過,癡迷於各類防脫手段。他去醫院看病,醫生給開瞭幾千塊錢的中藥,喝瞭一周時間,他嫌太苦,剩下的全扔瞭。後來又從網上買瞭生薑洗發水,是真的肉眼可以看見的生薑,抹在頭上火辣辣的疼。△ 各種各樣的防脫生發產品
他需要在早上八點半到公司,晚上九十點下班是常態,忙的時候超過十二點。“一周五天大概會加班五天吧。”他說。最開始幾年他住在回龍觀,下瞭地鐵還要步行二十多分鐘,單邊通勤時間一個小時,常常加班到十點以後,打車就成瞭一件難事——他住的地方太偏,司機不願意去。
很多個加班的夜晚,他從公司出來,拖著疲憊的身體搭地鐵,在寒風裡走近半小時的路,覺得實在很累。個人生活是奢侈的,通常回到傢歇一歇,洗漱完畢,時針就已經劃到第二天。唯一聊以安慰的是,深夜大樓通明的燈光表明他並不是一個人。
“其實現在很孤單,”他對自己的生活狀態不滿意,“我理想的生活是周末跟女朋友,或者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一下,看看電影什麼的。”這簡單的理想對北京的年輕人來說並不算容易。現實是,幾個月前他跟異地六年的女朋友分手瞭。
生活是日復一日的單調,“宅”是大城市的年輕人們身上的顯要標簽。有時約朋友,李鐵得到的回復常常是“陪女朋友逛街呢”、“陪孩子呢”,要麼兩人相隔太遠,合計一下交通時間,便作罷瞭。
拯救禿頂行動
對於很多脫發的年輕人來說,所有的治療方法都嘗試後,頭發還是會不停地掉。李鐵的頭發成為部門同事的快樂源泉,幾年來他們部門形成一個慣例,每當有新同事進來,猜李鐵的年齡就是迎新的保留曲目。“都看不出來我是90後,他們都猜我是83、84的。”李鐵笑笑說,他對此已經習慣瞭。
一個周末,李鐵又收到母親的念叨轟炸:去植發吧,去植發吧。沖動下,他打開電腦搜索瞭北京幾傢植發醫院,選中離傢最近的一傢撥通瞭電話,立馬打車過去。
幾十分鐘後,李鐵就躺在瞭植發手術的床上。他很快就做瞭決定,並且選擇瞭最貴的方式。醫生說他的皮層厚,手術難度大,手術從早上10點一直持續到下午5點,中間換瞭3個醫生。
麻藥很快就不起作用瞭,李鐵清楚記得那種疼痛感。醫生把他後腦勺的毛囊取下來,頭發剃光,再種植到脫發嚴重的區域,他一共種植瞭將近4000個單位,花瞭4萬塊錢。手術之後,李鐵看見自己頭上全是血斑。
李鐵的母親比他本人還要憂慮,總是擔心親傢見瞭他的頭發會不喜歡他,先是給他寄瞭牛角梳,要他每天沒事的時候就梳一梳,最好每天梳夠一百下,總是在耳邊念叨。
植完發的頭幾天,晚上睡覺時,李鐵能感受到來自頭皮的刺痛,像是拿針在紮毛囊,一下又一下,醫生開瞭止疼藥,讓他受不住的時候就吃一片。他覺得麻煩,一片也沒吃,全靠意志忍著。
有一個所有采訪對象都一致提到的知識點:目前國際認可對治療脫發有效的方式,其實隻有兩種,用米諾地爾酊外擦,或非那雄胺口服。第三種也是唯一能一勞永逸的方法,就是植發,但價格昂貴。
前兩種方式,李豪邁都試過瞭。在脫發這件事上,他想瞭很多辦法。起初他信瞭打聽來的偏方,聲稱要多吃海帶,於是每天都吃海帶。後來覺得應該相信科學。內服的非那雄胺吃瞭幾個月,他又聽說這種藥具有副作用,長期服用會抑制男性的性欲,甚至影響性能力。他認真地對比瞭一下,覺得在這件事面前,禿頂還是得排第二位。於是也放棄瞭。
△ 雖然看起來仍然很茂盛,隻禿瞭一點點,但他已經急瘋瞭,生怕自己全禿。
藥物性失敗,李豪邁又開始想技術性辦法,來掩飾頭頂白得晃眼的大漩渦。他把頭發留長,向後紮起一個小辮兒,正好可以遮住頭頂空白處。新的辦法伴隨著新的問題,他總也不會用紮頭發的繩子,經常自以為紮好瞭,在路上走著走著就散瞭,最後披頭散發地狼狽回傢。
這個方法將就瞭半年,李豪邁找到瞭新的“遮醜”方式——發箍。把長發往後梳,用發箍固定住。他不在乎造型的美醜,隻要遮住就好。李豪邁買瞭四十多個發箍,有塑料的、鋼絲的,有大波浪、反波浪,男用的、女用的。
發箍用多瞭,他甚至總結出一些規律:鐵絲的質量好,但是勒腦袋;塑料的舒服,但是三五天就要斷;所有產品裡面,日本的品質最好。
頭發太長之後,李豪邁又有瞭新的煩惱。長頭發很容易油,每天都得洗,睡一覺起來頭發就壓塌瞭,非常麻煩。幾經折騰,藥理性沒用,技術性沒法,他打算放棄瞭,“愛咋地咋地吧,愛禿就禿吧。”索性把頭發剪短瞭。
頭發和生存之間
植發後,醫生告訴李鐵一定要避免熬夜,多運動,兩者對他來說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從來沒有遵循過。醫生開瞭抹頭皮的藥,李鐵用瞭幾次,嫌麻煩,也忘瞭用。如今新的頭發長起來,還是稀稀疏疏,跟以前沒有多大的區別,部門同事甚至不知道他植過發。有人建議他去找醫院理論,他還是嫌麻煩,“無所謂瞭。”他說。
在我們訪談的數十個脫發年輕人裡,人人都知道晚睡是加速脫發的原因之一,但沒有人能做到在12點以前睡覺。
我們見面那天,李豪邁剛剛熬瞭一個“大夜”。他是個記者,原本有一篇稿子的截止日期是頭一天,拖到晚上十一點還沒動筆,想著第二天起來寫,結果意外發現瞭一個綜藝。早上睡過頭起不來,不得不打車去公司,花瞭160元。
“今天又是特別痛苦的一天。”他一見面就說。最多的時候,他同時拖過10篇稿,一篇8月底做的采訪,每天他都在筆記本上寫“今天必須是最後期限”,這句話一直重復到10月初才消失。
拖延的直接後果是熬夜。最極端的一次,交稿前,他連打瞭5天遊戲,然後把玩瞭整整5年的遊戲刪瞭,又連趕14個小時稿,在交稿當天中午寫完瞭10頁雜志版面。△ 緊張的工作下沒有幾個人是早睡的 圖片 | 視覺中國
李豪邁有三個筆記本,那是他用來對抗亞健康生活的武器。第一個本子,用來羅列需要完成的事件;第二個本子,按天規劃每件事大概的完成日期;第三個本子,把每天要做的事情按時間段劃分成小塊。
極具儀式感的方式並沒有達到約束的效果,但卻意外地釋放瞭壓力。“至少我知道把時間都花在瞭哪兒,頹得心安理得,不像以前那麼焦慮瞭。”
因焦慮而脫發、又因脫發而焦慮的年輕人們,想瞭很多辦法來對抗生活,企圖過一種更“幸福”的人生,但生活似乎並沒他們提供太多自我調節的空間。
妥協的具體表現之一,就是放棄對脫發的抵抗。在對自己身體失去管理能力這個問題上,唐一梅給過自己答案:“我覺得是我欲望太多瞭,想要的很多。結果我選擇的是壓縮生活的時間,讓自己身體變成不健康的狀態。”
在人生的優先級排序上,年輕人們理所當然地把“身體”排在後面。他們知道自己狀態不好,也知道改變的方法,但是卻難以做出改變,歸根結底,是因為覺得還不夠重要。
在李鐵人生中排第一位的是事業。他對成功的定義是:有一定地位、有很高的學識、很強的影響力,在社會地位和精神層面上高人一籌。他覺得北京是自己最好的歸所,隻有現在努力奮鬥,才能讓以後的日子遊刃有餘。早期的焦慮消退後,他開始不把脫發放在心上。“在這個娘炮盛行的時代,直男靠內涵,顏值不重要。我就是靠內涵。”
松懈意味著退步。楊茂從最基層崗位開始幹,見過太多被淘汰下去的“老員工”。為瞭讓自己跑得更快,他無暇顧及其他。他要以最快速度升職,賺更多的錢,這是他目前覺得最緊要的事。房子的問題一直是他和女友進入婚姻的阻礙。“況且,等我有錢瞭,頭發掉光瞭可以去植發,如果植發沒用,至少還有錢在。”楊茂說。
剛畢業時,有一段時間,楊茂沒有工作,住在郊區的小房子裡,那裡四季曬不到太陽,他身上隻剩下三百塊錢,出去買菜,不小心把錢丟瞭,站在西瓜攤前無能為力,覺得全世界都拋棄瞭他,回到傢睡瞭一整天。那段時間,他每天隻吃兩頓飯,每頓都是蘭州拉面再加兩塊錢的面,迷茫地過瞭大半年,覺得特別心慌。
他害怕那樣的狀態,再也不想過那樣的生活瞭。
“頭發和生存之間,我選擇瞭生存。”他說。
(文中脫發青年均為化名。本文由騰訊新聞出品,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運營編輯 | 龔政 校對 | 阿犁 運營統籌 | 王波

特別聲明
本文為自媒體、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聞上傳並發佈,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佈平臺。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iwc 葡萄牙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IWC萬國 FK錶熱賣網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DK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iwctaiwan.com/